天津新增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患者搭乘同一趟航班


2019年就业竞争度最高的岗位前两名都是设计师岗,分别为UI设计师和视觉设计师。而算法类岗位的就业竞争度最低,行业人才基本仍处于供不应求阶段。相比而言,运营岗被普遍认为是门槛较低的岗位,面临更大的淘汰压力。

2019年,拼多多也是黑马般的存在。数据显示,拼多多的人才来源前三位都是大厂,分别是腾讯、阿里和京东。 脉脉大数据显示,自2018年字节跳动便成为百度和腾讯人才的去向之一;2019年则与AT两家组成新的BAT人才库。

预计疫情后,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展开,5G、智慧物流等将迎来可观增长。把目光更多瞄准 “通信电子”、 “交通物流” 等就业竞争度低的行业,不失为一个转行跳槽的策略。

长三角与珠三角已形成多中心吸纳人才格局;人才净流入,深圳第一位,杭州领先北京、广州;职场年龄焦虑成普遍现象。35岁离职人的主要城市选择,依然是北上广深。不过,杭州在35岁职场人的选择城市里并未进入前五,步入而立之年的职场人们,更喜欢成都。

对互联网人转行所选的金融业公司进行分析发现,选择人数排名前五的公司,均为中国平安与中国人寿旗下公司。保险行业在2019年涌现大量人才需求。互联网人去往保险行业,更多也并非简单卖保险, 而是“互联网+保险”的结合。

另据墨西哥卫生部通报称,该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094例,累计死亡病例28例。新京报讯(记者 陈维城)3月30日,职业成长平台脉脉发布的《疫情之上 机遇何在 人才流动与迁徙报告2020》显示,2019年转行的前三大去处为生活服务业、IT互联网与金融业。百度、京东成为了互联网人才输出大户,拼多多、字节跳动吸引不少互联网大厂人才。

30日,黑山政府向北约寻求抗疫物资援助,希望得到320台呼吸机、4000个试剂盒、1000张病床、500万个医用口罩等。

不过,互联网行业人才的 “圈内流动” 特点十分明显,主要企业的人才来源与去向均仍为互联网公司。 相比而言,许多传统行业正加速破圈,视数字化转型为出路所在。

2019年转行的前三大去处为生活服务业、IT互联网与金融业。生活服务业取代金融行业,成为IT互联网人才离职后的首要去处。受到调控政策及需求等多方因素影响,房地产、汽车行业就业竞争压力最大;通信电子行业一直处于低就业竞争度情况。

今年1月,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需求降到了谷底。不过, 2月份IT互联网出现了招聘需求的小幅抬头。疫情对所有行业都带来了严重冲击,但也激活了一些在线业务模式的发展空间,在线教育、医疗以及办公协作工具等领域需求看涨。